阿呆的透明泪

一个简单的比喻,爱情便可从中产生。

今年世界杯莫不是要…?先毒奶一口

3 2

锤基 | Hate or Love

看起来好像很正经其实挺中二,好吧,其实只是久违的开个车(也许有翻车的几率)

“过来,brother”

Thor朝暗处的身影伸出了手,他给自己灌下的大量酒精此时此刻尽数发作,他的身手向来牢稳,能将敌人一击毙命,现在却和午夜流浪在街头的酒鬼一样,胡乱挥舞的手臂没有任何攻击力。Thor歪坐在沙发上,空荡的别墅在夜色里格外安静,他头疼欲裂,依稀回忆起送他回来的好友将他安置在屋内后便被自己赶走的事,他琢磨着明天向好友道个歉,再抽时间处理今晚因为饭局而积压的项目,他还考虑着要不要养一只猫,最好是黑色,然后他看到了Loki,脑子里混杂在一起的想法突然就散开了,只留下了Loki。


Thor突然就...

6 27

被屏了……果然

1

突然发现的半成品,有头没尾,也没有名字。

你一定听过许多的轰鸣声,列车行驶,海浪拍岸,汽笛声声作响,车辆失控撞向隔离带,还有,一生只一次的,属于亚瑟·柯克兰的坠落。

午夜的时候,世界都安静着,一个身影晃动着出现在浓雾中的阳台,他衣着单薄,面色不佳,细看还能从他的眼下找见熬夜的乌青。夜里的风是冷的,远处的光亮在雾气里像被罩了一层磨砂玻璃,他走出来时打开了所有房间的灯,寄希望于姜黄色的光能让他感到温暖些,可还是不免地朝手心呵了口气,他盯着眼前的一片迷茫陷入思考,也陷入沉默。接着转过头露出一个微笑,然后,你听,

“砰”。

亚瑟·柯克兰的所葬之处距离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6 102

致 2017

无论我是否还在这里,我都爱你们。@特寧紅 @安气 @Monsoon 

特寧紅:

这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人来来去去,有的出了社会丶有的出了国丶有的再也不回来,不变的是永远有人会爱着他们。



致 我爱了五年陷了五年写了三年的他们,纵使无法写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但仍爱他们万分万分不渝,曾有人跟我说他大概无法真正的出APH坑,永远都得脚踏好几条船,一只脚离也离不开2.5次元的他们......这话听着好笑,可讲认真大概七老八老问我还爱吗,我也许都还能迟疑地点头(老人家毕竟听力不好),毕竟这把冲劲改变了我未来进修的方向,也很少女心的哭...

2 102

道歉方式 | 仏米



生日快乐@Cinead

阿尔弗雷德是被肚子里的馋虫叫醒的,他睁开眼睛的同时伸手去摸枕头下的手机,真该庆幸他在被酒精泡晕前仍然保留了一丝理智,而不是像上次宿醉醒来后遍寻无果最后在厨房的水池里发现自己死不瞑目的小可爱。

金发的大男孩翻了个身给自己找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躺着,胃里不断上涌的酒精气味刺激得他一下子失去了任何胃口,手指在屏幕上划拉了没两下右上角便显示电量不足,他只好不情不愿得爬起来去找不知丢在哪个角落的充电器。路过客厅时他一脚踩在一团毛毯上,柔软的织物上瞬间留下一个脚印,连带着差点把他绊倒。阿尔弗雷德气急败坏地拎起毛毯准备朝它的主人兴师问罪,显然忘记了自己乱放东西的毛病更严重,比...

2 62

刺猬 | All英

送给啊夏@Monsoon ,入圈看的第一个长篇all英。

(此篇文风成谜

“我对以下所陈述事实持肯定态度,你大可以怀疑它们的真实性,我不会,也无法对此做过多的解释,你可以去问问我所提到的这些名字的主人,然后,祝你好运。”

这段写在扉页的句子透露着不可一世的骄傲感,完全区别于它简洁到可以说是简陋的封面,就像埋藏在泥土之下惊世骇俗珍宝,或许你会暗自猜测接下来的内容,是珍贵的史料或是某个著名人物的生平传记。

很遗憾,都不是。

若说“著名”,这本日记的主人,亚瑟·柯克兰也的确算得上“著名”。他得以保留下来的画像皆是一副年轻的脸庞,如果不去了解他的生平,相信任何人都很难从那张漂亮的脸孔中读...

赋予过去 | 仏英

送给透明@Svafa 的生日礼物,恭喜成年。

致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你好,我是亚瑟。

亚瑟·柯克兰,我希望在你看到这个名字时不要急于将他撕碎并丢进垃圾桶,要知道我花了很多心思写下写封信,又用光了毕生勇气寄出。我在邮筒附近徘徊的时间过于长久,不亚于一个冬季,路口的法桐剩下光秃秃的枝丫来接纳遥远而来的风雪,风吹得我几乎拿不稳手里的信封,街角新开了一家甜品店,玻璃窗上装饰了漂亮的星星图案,我去过一次,那还保留着上一个花店姑娘留下的风铃,还有你赞美过的铁蔷薇花架,只是柜台和墙壁都被换成了亮橙色,很醒目,但看久了不免觉得眼睛聒噪。

你走的时候留下这个地址,说要去旅行,大约一两年会回去,...

6 123

拯救计划 | 米英

稿子解禁了,发一下。



指针重合在零点的时候我才从后知后觉地从成堆的资料文件中抬起头,偌大的办公室内没剩几个人,秒针滴答滴答着,规律无比地重复相同的行为。窗外一片漆黑,点点星光被城市的灯火掩去,藏身云层。我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眶,起身进了洗漱间,冷水扑面而来,带着消毒水的味道,有点刺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水龙头里的水总带着让人难以形容的奇怪味道,偏偏好像只有我察觉了,其他人似乎并不在意。



加班持续到凌晨一点十五分结束,我从电梯里出来一边划着手机浏览推上的新消息一边朝车库走去,这个时间说早不早说晚不晚,有的人已早早入...

83

素白之书 | 苏英



之前玩热度欠下的短篇,斯科特视角


亲爱的前篇:Z视角



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亚瑟·柯克兰。

我们彼此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二十年之久,顶着相同的姓氏,以兄弟的名义参与对方的成长,最后仍以此从中抽身。我想我应该多用一些笔墨在兄弟温情上,但很可惜没有,从他出生,我就想摧毁他。

亚瑟的降临结束了我晦涩无光的童年,记忆中每当有不同装束的男人出入母亲的小房间时我就会被借着各种由头指使出门。我的母亲表现得十分坦然,她象征性地往我手里塞上一些零钱,嘱咐我不要走的太远,末了还会在我的额头留下一个吻,然后在催促声中关上她那扇...

6 119
 
1 / 12

© 阿呆的透明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