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呆的透明泪

我有点自私也有点贪心,
希望你以后有了爱人也还喜欢我。

以爱为名 | 仏英

深夜放毒


当弗朗西斯把第二块方糖放进咖啡时窗外的大雨如期而至,几分钟前他被一道雷声惊醒,携带着闪电一瞬间让整个卧室亮的如同白昼。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却只摸到冰凉的枕头,室内重回黑暗,他起身打开床头灯顺便看了一眼挂钟,两点四十七分,闷雷还在继续,隔着玻璃搅得他心烦意乱。


弗朗西斯经过客厅时被放映机抓住了目光,一明一灭的电源灯提醒他可怜的机器还没结束工作,甚至里面还放着没及时取出的光盘。他想了想,自己已经很久不碰电视了,只有亚瑟偶尔会用他消磨时间,更多时候则被用来充当他们争执后填满冷战时间的背景音。他把手放在按键上迟疑了一会,然后...

2 54

枯萎岁月 | 仏英

承接亲爱的 @特寧紅 西英上篇   烈酒封喉


 
“我早说过,那男孩会吃了他,”弗朗西斯拉动手里的绳索,“也会吃了我。” 


 
他从汹涌的海水中打捞起一具“尸体”,双目紧闭,嘴唇抿在一起,一向优雅自持的法国男人忍不住露出惊讶的样子,朝甲板上动也不动的人走去,他拂去那人脸上的水迹,从眉间掠至湿透了的额发,又将手指探向鼻息,微弱的呼吸轻扫上他的指腹。即使这样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弗朗西斯也一眼认出了他,亚瑟·柯克兰,倒不如说所有受邀参与过安东尼奥宴会的人都认得他,只是此刻湿淋淋的形象让人难以...

4 76

致分别 | 仏英



错过了亲爱的@特寧紅 生日,太罪过了。(果然是好久没写过他们,文风成迷……

今天回来的路上我遇见了一对情侣,很年轻的样子,两人都有一头漂亮的金发,挤在拥挤的车厢里不可避免的挨在一起,长相算不上多惊艳,但真的是青春,女孩子抬头微笑的时候眼睛也跟着笑,他们从上车开始就拉着手,这中间不停有人上来,下去,两只手一直紧紧拉着,直到我到站也没见松开。

为此我心情很好,也不好。好的是让我想到了上次我们见面,就是这样拉着手坐在对方身边,谁也没有说话,也许是因为累了,从上车开始就安静着,而手指间真实的触感比语言更能表达思念。不好的原因再明显不过了,我不能随时地见你,虽说社交软件,手机可以准确无误地传递讯息...

2 58

今年世界杯莫不是要…?先毒奶一口

3 2

锤基 | Hate or Love

看起来好像很正经其实挺中二,好吧,其实只是久违的开个车(也许有翻车的几率)

“过来,brother”

Thor朝暗处的身影伸出了手,他给自己灌下的大量酒精此时此刻尽数发作,他的身手向来牢稳,能将敌人一击毙命,现在却和午夜流浪在街头的酒鬼一样,胡乱挥舞的手臂没有任何攻击力。Thor歪坐在沙发上,空荡的别墅在夜色里格外安静,他头疼欲裂,依稀回忆起送他回来的好友将他安置在屋内后便被自己赶走的事,他琢磨着明天向好友道个歉,再抽时间处理今晚因为饭局而积压的项目,他还考虑着要不要养一只猫,最好是黑色,然后他看到了Loki,脑子里混杂在一起的想法突然就散开了,只留下了Loki。


Thor突然就...

6 27

突然发现的半成品,有头没尾,也没有名字。

你一定听过许多的轰鸣声,列车行驶,海浪拍岸,汽笛声声作响,车辆失控撞向隔离带,还有,一生只一次的,属于亚瑟·柯克兰的坠落。

午夜的时候,世界都安静着,一个身影晃动着出现在浓雾中的阳台,他衣着单薄,面色不佳,细看还能从他的眼下找见熬夜的乌青。夜里的风是冷的,远处的光亮在雾气里像被罩了一层磨砂玻璃,他走出来时打开了所有房间的灯,寄希望于姜黄色的光能让他感到温暖些,可还是不免地朝手心呵了口气,他盯着眼前的一片迷茫陷入思考,也陷入沉默。接着转过头露出一个微笑,然后,你听,

“砰”。

亚瑟·柯克兰的所葬之处距离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6 106

致 2017

无论我是否还在这里,我都爱你们。@特寧紅 @安气 @Monsoon 

特寧紅:

这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人来来去去,有的出了社会丶有的出了国丶有的再也不回来,不变的是永远有人会爱着他们。



致 我爱了五年陷了五年写了三年的他们,纵使无法写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但仍爱他们万分万分不渝,曾有人跟我说他大概无法真正的出APH坑,永远都得脚踏好几条船,一只脚离也离不开2.5次元的他们......这话听着好笑,可讲认真大概七老八老问我还爱吗,我也许都还能迟疑地点头(老人家毕竟听力不好),毕竟这把冲劲改变了我未来进修的方向,也很少女心的哭...

2 104

道歉方式 | 仏米



生日快乐@Cinead

阿尔弗雷德是被肚子里的馋虫叫醒的,他睁开眼睛的同时伸手去摸枕头下的手机,真该庆幸他在被酒精泡晕前仍然保留了一丝理智,而不是像上次宿醉醒来后遍寻无果最后在厨房的水池里发现自己死不瞑目的小可爱。

金发的大男孩翻了个身给自己找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躺着,胃里不断上涌的酒精气味刺激得他一下子失去了任何胃口,手指在屏幕上划拉了没两下右上角便显示电量不足,他只好不情不愿得爬起来去找不知丢在哪个角落的充电器。路过客厅时他一脚踩在一团毛毯上,柔软的织物上瞬间留下一个脚印,连带着差点把他绊倒。阿尔弗雷德气急败坏地拎起毛毯准备朝它的主人兴师问罪,显然忘记了自己乱放东西的毛病更严重,比...

2 61

刺猬 | All英

送给啊夏@Monsoon ,入圈看的第一个长篇all英。

(此篇文风成谜

“我对以下所陈述事实持肯定态度,你大可以怀疑它们的真实性,我不会,也无法对此做过多的解释,你可以去问问我所提到的这些名字的主人,然后,祝你好运。”

这段写在扉页的句子透露着不可一世的骄傲感,完全区别于它简洁到可以说是简陋的封面,就像埋藏在泥土之下惊世骇俗珍宝,或许你会暗自猜测接下来的内容,是珍贵的史料或是某个著名人物的生平传记。

很遗憾,都不是。

若说“著名”,这本日记的主人,亚瑟·柯克兰也的确算得上“著名”。他得以保留下来的画像皆是一副年轻的脸庞,如果不去了解他的生平,相信任何人都很难从那张漂亮的脸孔中读...

赋予过去 | 仏英

送给透明@Svafa 的生日礼物,恭喜成年。

致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你好,我是亚瑟。

亚瑟·柯克兰,我希望在你看到这个名字时不要急于将他撕碎并丢进垃圾桶,要知道我花了很多心思写下写封信,又用光了毕生勇气寄出。我在邮筒附近徘徊的时间过于长久,不亚于一个冬季,路口的法桐剩下光秃秃的枝丫来接纳遥远而来的风雪,风吹得我几乎拿不稳手里的信封,街角新开了一家甜品店,玻璃窗上装饰了漂亮的星星图案,我去过一次,那还保留着上一个花店姑娘留下的风铃,还有你赞美过的铁蔷薇花架,只是柜台和墙壁都被换成了亮橙色,很醒目,但看久了不免觉得眼睛聒噪。

你走的时候留下这个地址,说要去旅行,大约一两年会回去,...

6 122
 
1 / 12

© 阿呆的透明泪 | Powered by LOFTER